Facebook Oculus联合创始人离职了

时间: 2017-03-31 / 分类: facebook资讯 / 浏览次数: / 0个评论 发表评论

据Uploadvr报道,Oculus联合创始人、虚拟现实头盔Rift发明者帕尔默·拉基(Palmer Luckey)即将离职。他3年前将虚拟现实初创企业卖给Facebook,并加盟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

dc6bed133545
  Oculus在声明中称:“这将是拉基作为Facebook正式员工的最后一周。我们会非常想念拉基,他的成就远不止创办了Oculus。他的创新精神帮助启动了现代VR革命,并帮助建立了全新的行业。我们非常感激他为Oculus和VR做出的贡献,也祝福他一切顺利!”

当被问及拉基辞职是否属于自愿行为时,Facebook代表拒绝置评,并称其奉行的政策是禁止讨论有关内部人事变动的问题。1年前,拉基曾在阿拉斯加州亲自向预定客户交付首个消费版虚拟现实头盔Oculus Rift。在过去12个月中,24岁的拉基从科技界最知名的团队领袖变成隐士,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消失在公众视线内,只在法庭上短暂现身。

以下就是导致拉基离职事件的时间表:

2016年9月23日

当天,拉基发表了近6个月来的首条推文。里面没有文字,只有一个链接,定向到他在Facebook上的最后贴文。贴文中写道:“我感到非常遗憾,我的行为对Oculus及其合作伙伴造成了负面影响。最近有关我的新闻报道并不能准确地代表我的观点。”

拉基补充道:“我需要澄清下背景:我向Nimble America捐献了1万美元,因为我认为这家机构在通过使用广告牌与年轻选民沟通方面有很多新鲜想法。我是个自由主义者,过去公开支持罗恩·保罗(Ron Paul)和加里·约翰逊(Gary Johnson),此次大选我依然计划为加里投票。我治理与支持公平竞争和平等对待的原则。我没有写过‘NimbleRichMan’的贴文,也没有删除账号。有报道称我是Nimble America的雇主或创始人都是假的。除了已经进行的捐赠,我没有继续资助Nimble America的其他计划。不过我的行为完全是个人行为,并不代表Oculus。我很抱歉,自己的行为对社区造成的影响。”

48bc1d0acdb9
  拉基的上述道歉行为始于《每日野兽报》记者基甸·雷斯尼克(Gideon Resnick)与本·柯林斯(Ben Collins)发表文章,将拉基与极右翼政治团体Nimble America联系起来,后者利用有煽动性的在线策略反对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竞选总统。雷斯尼克与柯林斯宣称,拉基向Nimble America捐献大量资金,并附上许多不受人喜欢的贴文,称这些贴文都是拉基以NimbleRichMan的化名发表的。Nimble America的策略加上与希拉里的潜在对手相结合,导致拉基遭到多方批评。

特朗普成为总统候选人的偏振性质,再加上大选期间美国反复无常的政治格局,都煽动各方代表发表自己的观点,导致愤怒的火花变成“森林大火”。拉基的贴文出现2周后,Oculus举行第三届Oculus Connect (OC3)开发者大会。拉基曾是OC1和OC2上无可争议的主角,但在OC3上,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代替他走上舞台,向VR社区展示该公司的各种产品与服务。

Oculus的内容副总裁杰森·鲁斌(Jason Rubin)表示,拉基之所以愿意避开大会,主要是因为他不想分散人们的注意力,毕竟他依然Facebook的员工。这些网络贴文是我们长期以来有关拉基的最新消息。实际上,自从去年9月23日以来,这位曾被视为VR复兴标志的人物几乎完全消失在公众视线内。

2017年1月18日

当天,拉基再次公开谈起他创办的公司。不幸的是,这些评论是他在达拉斯市法庭证人席上做出的。当时,拉基与扎克伯格本人都作为证人出庭,为Oculus被控窃取他人知识产权辩护。软件公司ZeniMax起诉Oculus,宣称ZeniMax前雇员、Oculus现任首席技术官约翰·卡马克(John Carmack)带着商业机密来到新公司,这些机密成为Rift开发的基础。

在法庭上,拉基没有穿着他标志性的凉鞋,同时换下了典型的夏威夷沙滩装,穿上蓝色西装,回答相关问题,包括他与卡马克的关系,在Rift开发早期是否违反了与ZeniMax签署的协议等。2月1日,陪审团裁决Oculus不存在任何盗用商业机密的行为。但是陪审团也认定,拉基没有遵守他签署的保密协议。

由于侵犯版权和“虚假指定(false designation)”,Oculus及其联合创始人拉基与布雷登·艾瑞比(Bredan Iribe)因此需要向ZeniMax赔偿5亿美元。Facebook已经表示会上诉,这意味着其很可能拖延数年。在动荡中,拉基再次回到9月份以来的隐居生活中。

2017年3月30日

现在距离拉基亲手交付首个Rift已经过去1年时间,距离他和其他Oculus股东同意出售公司则过去了3年时间。在2016年9月份,拉基在公司的角色就已经出现不确定性,随后5亿美元的巨额赔偿更让他的处境雪上加霜。从《每日野兽报》的报道看法以来,就传出拉基可能离职的传闻。

2016年12月份,我们最后证实拉基依然参与Facebook事务,新的消息“很快”就会到来。现在,我们许多人期盼的日子终于到来了!因为到3月31日,拉基将不再在自己创办的公司中担任任何角色。

拉基的遗产

拉基及其创业伙伴在Oculus的努力吸引了许多VR粉丝的兴趣,他们喜欢拉基所描述的愿景,并将数以万计的在头戴式显示器开发者套装带回家里。拉基曾经说过:“我们正在做的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发明的,它们是其他人发明的。只是我们非常幸运,正处于正确的时代,可以将它们发扬光大。”

这些早期头盔改变了无数人的职业生涯,Facebook斥资20亿美元收购Oculus,让主流投资者相信Rift开发者所信奉的东西:VR绝非仅仅是伟大的游戏技术,也是个人计算下个阶段的开端。经过数十年的失败和不断尝试,高品质、低成本的VR最终将成为现实。而拉基的努力则可帮助推动整个进程。拉基提及自己对VR的兴趣时说:“它代表着未来,就像‘黑客帝国’。”

作为Oculus的大股东,拉基依然可以从Facebook领取巨额报酬,而他对VR的激情也未消失殆尽,我们很可能看到他开始新的征程。当然,要打造更具沉浸感的虚拟世界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脑机接口技术的进步正成为巨大的兴趣点,比如Valve Software创始人加比·纽维尔(Gabe Newell),他似乎正成为Oculus的主要竞争者。换言之,VR领域的技术进步前景非常广阔,拉基对这场行业革命的影响力远未达到极限。

Comments are closed.